Hollyhollyholly

【安霍】沙漏

这是一篇设定有点……的短篇……存在大量人物过去和未来的捏造……

剧情方面应该会有没检查出来的bug……希望大家能指出来。

这一章几乎全是安德瓦的戏份OTZ

巨型欧欧西现场,巨型欧欧西现场,巨型欧欧西现场。

别被刚开始的文艺骗了,中间也有一点【重点】冷【重点】笑点的。

虽然这篇里两人的恋爱因素超少,但还是祝大家阅读愉快wwww

————————————

那一个巴掌大小的金褐色花纹沙漏就那么静静地坐在安德瓦的手心里,傍晚特有的赤色阳光透过薄薄的玻璃照到里面有着鲜艳红色的细沙上。

沙漏里的沙全部都堆在最底下,像火焰一般跳动着。

这只小巧精致的沙漏明显与它现任主人的画风不怎么相符,但它又确确实实地在十天前被上一任主人——那个时常笑嘻嘻的羽翼英雄——借着探病的由头硬送到这个冒着火的大汉手上。

若是一般人知道此事或许会认为安德瓦会烧毁它,毕竟就在不到半小时前,NO.2霍克斯加入敌联盟的消息在全国人尽皆知。任谁都会觉得安德瓦会为这个背叛感到愤怒。安德瓦也认为如果是过去的、没接触过霍克斯的自己得知这个消息会火冒三丈。

但事实是他没有。

他既没有具象化所谓的熊熊怒火,也没有迁怒那个脆弱的沙漏。

他觉得这个事件没表面上表现的那么简单。是的,安德瓦是一个易怒的人,也是一个肌肉发达的人,但他绝不是一个笨蛋。把各个方面考虑一遍得出的结论让安德瓦有些不虞。

回过神,安德瓦把沙漏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安德瓦在收到这个沙漏的时候,这个沙漏的沙子就全都堆了在底部。安德瓦自收到这个沙漏开始就一直没有在意它,那个沙漏在被拿到安德瓦卧室桌子上之后也一直没能展现出它计时时的英姿。

正常的安德瓦是不会管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的,但他现在却突发奇想,像着了魔,像看一看这个沙漏在沙子流动时的样子。

安德瓦将沙漏拿起,将它倒了一个面。

火焰骤然升起,肌肉绷紧,安德瓦警觉地观察四周。

周围的景色却在一瞬间完全变了。

一个……普普通通的街头儿童公园。普通的秋千,普通的滑梯,还有一旁普通的街道和平民住所。唯一不普通的是安德瓦从自己的卧室一瞬间来到了其他地方这件事。

和来到这里的时间相同,都是处于傍晚,安德瓦所目及到的只有一个背对着他的小鬼。

安德瓦第一反应是敌袭,紧接着就否定了这个想法——那个沙漏像有了自己的意识一样,猛地使力逃离安德瓦的手,挣脱了禁锢的沙漏却没有飞走,而是安定地漂浮在安德瓦身旁。

沙漏里的沙子流得缓慢,那道由上而下的红色沙粒组成的道路又纤细又绵长。

首先是沙漏刚翻转过来就换了一个地方,其次是这个沙漏的奇怪表现,最后是现有的敌人应该还没强到一家人都发现不了的地步……果然是这个沙漏搞的鬼吗?

还不能妄下论断,英雄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但不论是不是敌袭,这个变故都跟这个沙漏有关。

安德瓦尝试着抓住那个沙漏,却只抓住一团空气。

皱了皱眉头,安德瓦又试了一次,跟第一次一样,有力的大手直直地穿过沙漏。一个猜想隐隐浮现。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搞清楚自己怎样才能回去。安德瓦没有感到自己身上有任何与平时不一样的地方,这个变故发生的那一瞬间自己也没有任何不适。所以……不,胡思乱想可不是安德瓦会做的事,他只会竭力将这种对自己不利的局面打破。

安德瓦走近那个小男孩儿,惊觉对方有一对跟霍克斯很像的红色翅膀,不过不只是翅膀,金色的头发、羽毛一般的发型也与霍克斯很相似。

还有霍克斯的粉丝吗?在霍克斯投向敌联盟之后。是坚信霍克斯不会那么做还是父母没有告诉这个小粉丝那个残酷的消息?

“……喂。”安德瓦打算对那个小孩子友好一点,但还是笨拙地用僵硬的语调打了招呼。

那个孩子转过身来,男孩的视线在安德瓦脚边诡异地停了一会儿后便准确地看向安德瓦的脸。

安德瓦的表情顿时变得很复杂。

这个孩子……就连脸和眼神都跟霍克斯很像啊!世界上有这么相像的人吗!

安德瓦第一时间想就到了私生子,随即又想到霍克斯那完全可以称得上很年轻的年龄……

“找我有什么事吗,这位……嗯、幽灵先生?”男孩往后退了几步好让自己的仰视不那么艰难,然而他发现这个小动作收效甚微,做出不悦的表情后毫不犹豫地再次开口,“幽灵先生可以低一点吗?你太高了,我这样看着你是很累的。”

在非英雄活动的期间里,就算是不出于家庭原因,安德瓦打心底也会对小孩子更友好一些,但这份友好的范围里并不包括熊孩子。

安德瓦沉默地看着这个像霍克斯的男孩光明正大地大步后退,沉默着听完男孩的话后,沉默地使火焰烧得更旺了。

但安德瓦还是蹲了下来,压下心中有一点冒头的怒火,低沉着嗓音说:“小孩子对待大人要有礼貌,以及随便称呼别人‘幽灵’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你的父母没提醒过你吗?”

男孩的视线随着安德瓦下蹲的动作而降低。

男孩楞了一下,眨眨眼,突然就笑了起来:“啊抱歉抱歉!因为我感到不舒服的话就会说出来……还有就是那个‘幽灵’的称呼不是随便叫的。因为幽灵先生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嘛,并且没有影子的话不就是幽灵吗?”

没有影子?

安德瓦还是悄悄惊了一下。没有管那个称呼,也没有管孩子跟霍克斯相似的话语和说话方式,他立刻低头看向自己的脚边。

没有影子。

“如果幽灵先生不是幽灵而是人类的话,那就是只有拥有影子相关的个性才能解释的通了,但看起来幽灵先生的个性是火焰才对吧。”

“虽然复数个性应该不是没有,但是比起复数个性还是遇到了幽灵更让我信服,毕竟幽灵先生是无声无息突然就出现在我身后的,如果幽灵先生没有向我走来的话我还发现不了呢。”男孩没有管安德瓦的举动,仍然自顾自地解释着。

男孩保持着笑容继续说道,“不过看幽灵先生刚才的反应,应该是不知道自己没有影子的吧。所以果然……”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明明应该谈论影子的,安德瓦却突然反应过来另一件事:“你不知道我是谁吗?”

男孩向左微微歪了歪头:“很像,虽然不是我知道的那个。”

安德瓦之前隐约升起的猜想又明朗了几分。

“我是安德瓦。”

“……”

男孩收起了笑容,显得整个人懒洋洋的,目光中却透出一点狡黠,“我可不知道英雄安德瓦是个大叔……啊。”

男孩看到对面那个自称安德瓦的先生头顶猛升起一大片火,明智地住了口,双手向上举起做投降状。

“我是安德瓦。”

“嗯,我知道,安德瓦先生。”男孩点了点头。

安德瓦本以为对方是有点敷衍的,却看到对方一副“果然啊”的表情。

等一下,一般的孩子有这么聪明的吗……

“安德瓦先生,是来自未来吧,因为什么?中了奇怪的个性吗?”男孩将安德瓦的猜想用另一种方式说了出来,安德瓦的表情更加严肃。

“因为我也没有见过谁能跟那个英雄这么像啊,除了年龄大很多之外,其他的都很像啊,这个个性是不会骗人的吧,”没等安德瓦反应,男孩笑着说,“那么请多指教啦安德瓦先生。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

“——。”

男孩像被什么打断了一样,突然就停下了说话,安德瓦投给他一个带点疑惑的视线。

“——!”

这次安德瓦也听到了,一个女性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从远方传来,似乎是在呼喊着谁的名字。

“啊,妈妈来找我了。”男孩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安德瓦顺着他的视线看去。

一道红色的光闪过,没有几秒,金色的一团闯了过来。等那一团停住后,安德瓦发现那是一个长相秀丽的金发妇女。

“妈妈。”男孩微笑着向那个妇女说道。

男孩的妈妈完全忽视了一旁的安德瓦,她温柔地摸摸男孩的头,轻声说:“回家吧。”

男孩很敏锐地发现自己的妈妈看不到安德瓦先生,他只点了点头,伸手让自己的左手被妈妈握着。

“那个,妈妈,我刚刚认识一个朋友,不过他好像中了奇怪的个性……妈妈看不到他吗?”男孩的手指轻刮妈妈的掌心,看向妈妈的视线里难得透露出小孩子的渴望,“我们可以请他来我们家做客吗?”

视线再转——

“好吗?嗯、幽灵先生?”

————————————

大家基本也能才出来男孩是霍克斯·幼吧wwww

【雷卡】有幸

卡米尔活动

来世pa+黑客卡+原创角色(卡米尔的养母)视角

短小(也就3000多字)、可能有bug、废话较多

一种跑题了的感觉对不起  @褚鸮_今天的坑填完了吗 

两人互动并不多,篇幅大多集中在侧面描写。

——————

赫莉走上台阶,将买的菜放下。在包里找了一阵没找到钥匙后果断敲了敲门。


门被一个高她一头的男人打开,赫莉看了一眼他紫色的眼睛又看了看屋内窝在沙发里敲击笔记本电脑的卡米尔,这才进屋。


其实赫莉的心情也说不上有多复杂。这两个孩子都有一种特殊的气质,总会让人觉得与众不同,所以当他们向她出柜时她也没什么惊讶,甚至觉得理所当然。他们相似的气质、互补的性格让他们成为绝配。


对于性别相同这件事,赫莉自认为自己还不至于那么刻板,当时小吃了一番醋后就给予他们来自她的祝福。


卡米尔是赫莉二十岁时从孤儿院领养的孩子,当时的卡米尔年仅五岁,她只一眼她就知道卡米尔的与众不同:孑然一身、喜怒不形于色,湛蓝的眼睛里沉淀的成熟让人心惊,简直就不像个孩童。就算是孤儿也过于沉默寡言。


当时孤儿院里有不少笑起来能给人温暖的孩子,但赫莉仍然选择了卡米尔。也不知是直觉还是心疼,也可能是命中注定吧,她最终还是将卡米尔带回了这个原本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家。


赫莉能感觉到她与卡米尔之间的隔阂,说是隔了一堵无形的墙也过于单薄,倒不如说隔了一个世界的距离更合适。她从未见过卡米尔对什么人上心过。赫莉用了五年多的时间才让卡米尔承认自己、接纳自己,让他在品尝甜品时心甘情愿地分给自己一块蛋糕。


与其说是养母子,他们更像是姐弟和伙伴,而卡米尔也一直以“赫莉姐”称呼她。她一直想让卡米尔拥有一个朋友,但卡米尔好像对谁都不感兴趣,大有一种全身心都给了电脑的架势。


当她知道卡米尔与一个大他三岁的人相处很好时她是很欣慰的,然而很快她发现对方并不是卡米尔的朋友而是恋人。那个人名为“雷狮”,是被卡米尔称作“大哥”的人,与卡米尔相识没多久就夺取了对方全部的注意力,轻而易举地得到卡米尔全部的信任。赫莉还觉得这里面大概有一部分来自卡米尔难得的主动。所以,对赫莉即卡米尔的养母兼姐姐来说,祝福他们在一起时的她大概就是吃醋、欣慰还有不舍的结合体吧。


虽然卡米尔不是她亲儿子,但她仍然把他当亲生的来疼。她知道同性如今也仍然很难得到认可,更是担心雷狮卡米尔认识时间过短导致未来出现问题,但她时常感受到的他们相识了很久的感觉又让她猜测自己是否过于担心。因为他们之间的氛围温暖到让人不忍心介入破坏,恐怕卡米尔最喜欢的甜品也不及那一半甜。


“卡米尔,雷狮,我还买了一些肉,你们两个想吃什么样的?烤的、煮的还是炸的?”赫莉提着菜走进厨房问道。


“无所谓,卡米尔还需要一份糖拌西红柿。”


听到声音的赫莉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啊”了一声表示了解,她知道是雷狮过来给忙着进行黑客工作的卡米尔传话,也毫不意外的,雷狮得到回应后立刻就走。


好像雷狮这孩子对谁都不上心,除了卡米尔。


一时间房间里只有键盘敲击声和切菜声。


不一会儿卡米尔就停止了敲击键盘,赫莉猜测可能是卡米尔的工作完成了。


“卡米尔,有个黑客大赛下个月会开始进行报名,你去参加。”雷狮对卡米尔说道。赫莉听到后下意识放慢了切菜的速度,也减轻了切菜的力度以便自己能听的更清楚。


“好。”卡米尔想也没想直接答应。


赫莉认命地切完最后的菜然后开了火。前些年赫莉知道卡米尔的黑客天赋后就尝试着让他参加一些黑客比赛。她对黑客的了解并不多,但在她的认知中,卡米尔要是能在黑客领域中取得一定成就对他的未来是有好处的。几次劝说都被卡米尔以各种十分合理的理由拒绝了,后来赫莉也不再主动提起这事。


端上菜,三个人入座。赫莉知道雷狮让卡米尔参加一定有原因,但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那事儿。


“卡米尔既然有这种天赋又何必藏着掖着。”雷狮说的理所当然。


“曾经我也以类似的原因劝过卡米尔,曾经他选择拒绝现在他选择答应——我知道是你在卡米尔心中的分量最重……”赫莉咽下一口烤肉,缓缓地说,“只是现在甚至未来你们都有彼此,同性的道路比你们想象中要难,卡米尔的天赋太高年龄又不大……”


赫莉没有说下去,一直沉默的卡米尔轻声说:“我知道。”


“卡米尔一定会一举成名,我们的关系也会暴露在人们的视野中——那又如何?我们在一起关他们什么事。未来怎么样?一堆乱七八糟的阻挠?怯,我雷狮可就从来没怕过这种东西。”卡米尔话音刚落雷狮就接口,语速很快语气却懒洋洋。


赫莉无言以对,只能一边嘲笑看了他们相处一年多一时忘了雷狮性格的自己,一边感慨这大概就是雷狮的魅力、能锁住卡米尔的心的无畏和大气。


雷狮与卡米尔仍然若无其事,跟往常一样的吃饭,雷狮给卡米尔挑菜,卡米尔多次向雷狮提出禁酒。场面依旧温馨又搞笑,但对于赫莉来说,这顿饭却吃得十分沉重。赫莉知道她想将心里的担心化作一句接一句的叮嘱,但直到吃完饭她也没再说过话。


这是一顿别离的午饭。


一年前,雷狮卡米尔出柜,雷狮只向他的父母说了一句“我们在一起了”就离开家门,完全无视来自门内愤怒的咆哮。然后卡米尔带雷狮来到这儿——他们挑了一栋新房子,房子的装修让他们不能立即入住,他们就在赫莉这儿住了一年。而今天是最后一天,吃完午饭他们就离开。


赫莉伫立在门口,看着他们走向汽车的身影。


在卡米尔要上车的那一刻,他突然回过头,晃了晃他的手机。


汽车渐行渐远,直到混迹于来来往往的车辆中赫莉才收回视线。她愣愣地转身,关门,回卧室,躺在床上,眼睛直直盯着天花板。


“赫莉姐。”


赫莉“腾”地弹了起来,随即又苦笑了一下。幻听这种东西原来真的存在吗?不过他们才离开多久啊自己就听到卡米尔的声音……是不是哪天要看看医生了?


“赫莉姐……”


声音又重复了一遍,赫莉发现这声音带着奇异的”沙沙“声,她这才反应过来是自己卧室里的音响发出的声音,自己卧室的电脑也不知什么时候被打开了。


“……我是卡米尔。这是在你买菜时录的音。我会把我和大哥的一些事告诉你。这十年里我一直都没说,现在我们离开了,也有必要……”


那是凹凸世界,在其中的一颗叫雷王星的星球上,一个备受皇家人歧视的皇族私生子在幼年时就将心智打造得无比成熟。他曾以为自己将永远这样,一个人、永远紧绷着神经、在那座皇宫中活着。

但是他的大哥、那位备受支持的三皇子让他第一次体会到来自已故母亲之外的温暖。起初还有疑虑的他在大哥不着痕迹的温柔下融了心中的坚冰,义无反顾地追随大哥的脚步。他陪着大哥翘家、做宇宙海盗、参加所谓的凹凸大赛……

赛事进行到三分之二时,四人的海盗团一人战死一人叛逃,他和大哥仍然是两个人,只有彼此。再后来,七神使中的一位,原名为“秋”的女人与黑洞和裁判长丹尼尔协议,她暗中介入大赛,联合众人对抗其余六名妄图夺取神权的神使。

最后双方的攻击强大到破碎时空,他和他的大哥是唯一两个被时空乱流选中的人。最后凹凸大赛的结局如何也与他们无关了。


来到这个世界的他们都成了幼儿,能力被剥夺,他们被乱流拆开、被迫走散。他来到一个孤儿院,院长喜爱读书,他就借此机会大量阅读了解这个世界。他综合考虑利用计算机是找到大哥的最有利的方案之一。

被名为赫莉的人接走的他自学黑客技术,接手黑客工作的同时利用网络上大量的信息寻找一切与大哥有关的线索。一年又一年也不曾放弃的他终于找到了他最重视的人。


赫莉默默地听着一句句没有语气起伏的句子,只觉得有点晃晃然。


简直像梦一样……


“赫莉姐,谢谢你对我们的祝福。因为赫莉姐和别人不同,赫莉姐是一个很温柔、时刻为我着想的人,大哥也能放心我跟你说……”


“谢谢你这几年的照顾。”


“我们现在很好,将来也会很好,”雷狮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比赛完我就带卡米尔旅游。我会看遍这个与凹凸世界不一样的世界,卡米尔也会陪我看遍星辰大海。”


“咔”


录音结束,赫莉呆呆地坐着,突然笑的灿烂。


她忽然想到昨晚在帮两人收拾东西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的,卡米尔日记本中的话。


“无论何时何地何事,我们最终都会只剩下彼此。

大哥,能与你携手同行的我是何其的有幸。”


——————

补充狗粮:(文中没写出的东西)

1、录音是他们在赫莉买菜时录的,后来卡米尔摇手机是暗示他用手机启动了电脑的自动开机和录音的开关

2、卡米尔自始至终都没放弃过寻找,就连他的黑客技能也是完全为他的大哥准备的

3、雷卡两人总有获得旅游金的办法

4、在赫莉祝福他们时也变相获得了两人的认可

5、雷狮在这个世界是个少爷,很有钱。出柜后他的银行卡全被冻结。

6、然而雷狮是谁?他仍然能有办法弄到钱买他们的房子。

7、雷卡出柜后,雷狮父母骂的其实不算很难听,但还是不幸戳中了卡米尔的怒点。

8、雷狮很护短,卡米尔也是。开头时卡米尔进行的黑客工作其实是黑了雷狮父母的公司的系统。

9、每次去过一个地方,卡米尔总会将他们虐狗的照片用电脑发给赫莉,赫莉高兴的吃了这份狗粮。

10、雷卡领养了一个孩子,叫布伦达,被赫莉照顾。虽然布伦达总是抢卡米尔的注意力让雷狮很不满(布伦达被送走的原因),但雷狮还是常常带卡米尔回家跟他们的孩子团聚。

11、布伦达跟他的爸爸们接触还没有赫莉多,但他仍然继承了雷狮的性格特点和卡米尔行事风格。这让赫莉很怀疑布伦达其实是他们亲生的。

12、雷狮跟卡米尔几乎是同时离世的,至此,他们还保持着最初的自己。

13、布伦达将他们合葬。

14、他们最终只有彼此。

——————

擅自设定了两个人来生梗,因为对黑客一知半解甚至非常不熟,所以在这篇文当中对黑客的描写并不多甚至很少。只是因为对黑客比较感兴趣就接了梗,然后一下手就拙计了。卡卡的黑客身份就完全成了狗粮制造机了啊……

最后的补充的东西意外的多= =